通欄圖

精選

烏蒙山深處,水花如山花一樣好看

新聞來源:新華網10月17日 13:50 字號: TT

摘要:

合成圖片説明:2019年7月,威寧縣玉龍鎮營寨村四組,當地扶貧幹部在村裏走訪時拍下了第一張照片:時值6歲多的小女孩張麗春在她家牲口圈舍邊,手拿一根油管,大口吮吸着一處從房頂引下來的“望天水”。第二張照片:2020年,張麗春用家裏的水龍頭洗手。新華社記者李凡攝

今年7歲的苗族女孩張麗春,輕輕擰開水龍頭,笑盈盈地洗手,水花濺在小手上,她覺得那和山上的花一樣好看。

張麗春家住烏蒙山深處的貴州省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營寨村。遠遠望去,山隔水,水環山,滔滔牛欄江從村子腳下流過。但山有多高、水有多遠,住在高山上的人,只能每天眼巴巴望着水卻吃不到水。

認識張麗春,緣於一位駐村幹部發給記者的照片。照片拍攝於2019年7月,只見一個小女孩站在自家牲口圈舍邊,手拿一根油管,大口吮吸着從房頂上引下來的“望天水”。

那個小女孩就是張麗春,她所住的寨子處在村子的最高處,背靠大山,過去叫長樑子,全寨大多是苗族。水在山下流,人在山上愁,挑水背水,曾是這裏的人們抹不去的記憶。

穿行在寨子裏,家家户户的房檐上纏繞着水槽,水槽連接着水管,水管伸進水窖。一到下雨天,村民就把“望天水”接到水窖裏吃。今年,村民都吃上了自來水。

走進張麗春家,房頂上的水已乾涸,過去孩子吸水用的油管也被收了起來。媽媽王才珍回憶起為水發愁的日子:半夜挑過水、爬山背過水、花錢買過水,過去每天最讓人心焦的就是水。

過去取水有多難?頂着烈日,踩着石頭,沿着一條毛路,王才珍帶領記者爬山去看她家的小水窖。説是毛路,不如説是“貓路”,窄的地方最多隻能走一個人,旁邊就是懸崖,一不小心就會掉下去。約20分鐘後,一口小水窖出現在大家眼前,裏面裝滿了水。

“過去,如果連望天水都沒得吃的時候,我和丈夫就爬山來背水,一次背50斤。”王才珍説,那時候日子是真苦,現在吃上自來水,日子慢慢就甜了。

茫茫烏蒙山脈,山高谷深,猶如一道道屏障。新華社記者李凡攝

威寧縣是貴州海拔最高、人口最多的縣,境內雖大小河流縱橫交錯,但主要分佈在縣境四周邊緣的低窪地帶。每年降雨主要集中在6月至9月,“江河看得着夠不着,降雨時空分佈不均,要麼乾死,要麼澇死。”縣水務局副局長沈光全道出了威寧的無奈。

攀懸崖、穿溶洞、安設備、修水池、架水管,威寧縣用一級或多級提灌,“連拉帶拽”硬生生把河水提到山上。沈光全回憶,最難的是四級提水,揚程達800多米。今年春節剛過,大家每天量過體温、戴着口罩,在山裏、村裏、地裏忙碌。

近一年時間,威寧縣水利投入8.2億元,僅鋪設水管就達到5000公里,相當於威寧到北京一個來回的距離。今年儘管乾旱持續數月,羣眾飲水受影響不大。

威寧縣萬畝蔬菜基地一瞥。新華社記者李凡攝

水上山,菜下山。威寧縣建成40萬畝高山冷涼蔬菜,還配套建設了大型蔬菜批發市場,供應粵港澳大灣區、東南亞等地,帶動近20萬名貧困羣眾增收。

藍天下,威寧縣草海鎮中海社區萬畝蔬菜基地裏,千餘名村民正在田間勞作。過去,這裏多種土豆,如今,一畦又一畦的蔬菜望不到邊。每畝有水淋噴頭100多個,每個間隔6米,需要用水時,打開開關,整個基地就能“洗淋浴”。

種菜、鋤草、收菜,貧困户張燕芬自打來到基地就忙個不停。“計件工資每天有100多元,這裏離家近,收入也穩定。”高中畢業、愛笑的張燕芬盤算着,多掙錢供3個兒子上學,這樣他們長大後就能走出大山。

點擊圈貴陽APP“精選”欄目,獲取更多新聞資訊!

圈貴陽編輯:劉婷

編審:柴梓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打造百姓富生態美的生動樣本!《人民日報》整版關注貴州黔南

下一篇: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專題展覽 “我們相約在武漢重聚”

通欄圖

相關評論

    2

    熱門圖片更多>>

    熱門專題更多>>

    版權所有 © 貴陽廣播電視台

    貴陽廣播電視台新媒體中心 聯繫電話:0851-85877027

    地址: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遵義路15號 郵編:550002

    黔ICP備07000443號-1

  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

    涉築網絡平台侵害未成年人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平台
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51-85877027
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2120170006

    貴公網安備 52010202000021號